要多坚强,才能念念不忘。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已经忘了天有多高 如果离开你给我的小小城堡 不知还有谁能依靠 我是被你囚禁的鸟 得到的爱越来越少 看着你的笑在别人眼中燃烧 我却要不到一个拥抱 我像是一个 你可有可无的影子 冷冷地看着你说谎的样子 这撩乱的城市 容不下我的 …

大约20天前亮哥在空间发表了一句心情,字里行间流露着失望和不悦。由于我没有看空间的习惯,是阿隆发信息问我知不知道亮哥最近怎么了,我说不知道,然后就去回复问了一句,亮哥回了一句没事。然后我就没放在心上。因为亮哥一直是我们几个人中很稳重的人,很 …

前天足球赛惨败,晚上喝多了。只是喝多了,但是没醉。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是晚上说了好多好多话,转了每一桌。有点拼命三郎的感觉,但是很开心。 工作又到了一种无绪的状态,搞的我很烦躁,项目组的兄弟们能力太过于单一(当然也包括我),以至于我要去想办法解 …

和国礼喝酒,在马路边,酒没喝多,但冻得要死。看来冬天真的来了。 身体好了以后,我又开始抽烟喝酒了。昨天和磊哥打电话,这货还说我今年最大的进步就是喝酒太多。 博客的草稿箱里有好多未写完的日志,好多是写着写着写不下去了,很多时候一些心情只是在某 …

一年前的10月7日,我坐公交车去老张家里蹭饭,我用微信搜了一下附近的人,遇到了一段现在看是难言的过去。 我用了很长一段时间走出来,隐性的忘掉一些人和一些事。现在回头看看,也没有什么,就像我以前说过的那样,原谅了自己,也就原谅了所有。 有好多 …

长久静寂后,等到的是正确的话语 当所有其它恋人们,不是早早分手就是死去 蓄意为敌的灯火隐匿在阴影底下 连帷幕,也投靠不怀好心的暗夜 我们反复地论证推敲 那占领艺术与歌咏的至高命题: 肉体之衰朽,夙为智能 因我们在涉世未深时,曾经眷爱着彼此

 1 在同一个一百年里,你来了我来了 ——不早,也不迟 在同一朵云彩下,你看见我我看见你 ——不远,也不近 你就在那儿,有树有水 所以,我爱你。   2 我没有找到你我碰见你了 我没有想到你我看见你了 我看见你了,你还能往哪儿跑呢 你是我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