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寺||陈瑞轩

Menu

疼痛 青春

这不是我的命题,因为我已经过了去哀叹青春的年龄。

某天,你无端地想起一个人,她曾经让你对明天有所期待,但是却完全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这或许不怪她,也不怪你。生活总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行进着。尤其在那年少无知的青春岁月里。

前两天,L小姐在微信上近乎于蛮横无理的述说着一些重复了无数次的过去和不可能的以后。人不能永远活在回忆或自我中,我们可以为任何事情止步,但是生活却不会为我们止步。很多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无奈的爱情不是因为彼此不相爱而分开,让人无奈的是明明很好的爱情,却被对方一点点的磨灭,拥有时不珍惜,无尽的透支,失去了还想紧紧握着掌控。

我不是绝决的人,但还是删除了账号。

生活是一件近乎于残酷的严肃事情,而不是幻想着美好,就能永远躲在那份美好中,要知道,很多时候,是爱你的人帮你撑起了那份美好。

最近在纠结“珍惜”与“宿命”的问题,有人告诉我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有人告诉我,要努力去追逐,哪怕有一丝丝机会。我很矛盾,明明是两个看似都正确的问题,却让人徘徊其中,就像一个岔路口,往左或往右,得到或失去。

两年来我非常恐惧10月,好像冥冥注定10月会匆匆遇到一些人,然后再匆匆失去。别人“赚的”盆满钵满,而自己却迷失了自己。

可是秋天来了,冬天的寒冷能够讲给谁听。

突然想到今天发给壮壮的一句话:

生命不过是一场坟地里的盛宴,饮罢唱罢,死亡就微笑着翩翩飞临。当青春的容颜在镜中老去,还有谁会想起那些最初的温柔和疼痛?

 

-------------我是略带伤感的分割线(上下文无关)---------

今天阿壮生日,骚年,生日快乐。

— 于 共写了663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