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是归踪

两年前的今晚,我因为第二天即将入职,略微激动无法入睡。彼时,刚刚经历了一场友情的变故,弄得自己窘迫潦倒,心灰意冷再次回到这个城市。
而今天,因为身体不适和对各种事情的愁闷依然无法入睡,我给tranfer发了信息,我说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一个多月前和tranfer他们喝酒,我说过我的想法,附带了一句,这不是钱的问题。那么是什么的问题呢,其实现在的我也不是太明确。我想我只是太累了,自从四月初开始就一个人面对一大堆的事情,搞得自己焦头烂额。
心里很累。
我是个不太善于换新环境的人,虽然我自认为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
两年间,我一共提出来两次离开,第一次是因为公司制度变更,大部分人都离开了,搞得那段时间自己也很乱,不知道明天会怎样,我给tranfer说要不我也走吧,没成功。我说那要不给我段长假吧。于是我去了趟拉萨。
第二次是因为去给公司财务帮忙,无意间看到了历来的工资报表,发现自己一直是拿最少工资,干最多活的那个。各种失望和难过。我一直都是不太追求多高物质的人,虽然我也很物质,也虽然从12年开始到现在由于历史问题和其他问题导致生活一直很窘迫,也虽然知道付出和收益永远不可能相符的。但是当这两点碰到一起,有了大的差距的时候,心里真的只有了失望和难过。这次离开因为涨薪也没有成功,你看,我也挺物质的不是吗。
两年,足可以改变很多事情,而我现在回头看看,我什么也没有改变,只是改变了自己。
如果说两年前我算是一个被人称为“只会套模板”的三流技术,那么两年后的现在,做过这些的项目,用到的各种知识,身边各种贵人的熏陶,我想我真的是个合格的技术,虽然可能还是不入流。今天和tranfer在外面一起抽烟,我说现在做这块的人这么多,已经快烂大街了,招人应该很简单吧,tranfer说人好招,但是好用的不好招。如果”好用”算是一个评价的话,我真的感觉挺开心,至少我在现在的工作上,还是及格吧。
两年来,工作上送走了逄哥,俊芳,老马他们,也遇见了国礼和小龙他们。生活上依旧各种遇人不淑,也正因为这样,在自己不动感情的时候才更加的圆滑,可是,往往都是动了感情才发现为时已晚。
越来越看不透人心。
我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还是错,我喜欢现在的环境,喜欢现在身边的这些小伙伴,熟悉了现在的工作流程,跟着自己一路起的项目,毕竟人都是对熟悉都依赖性,毕竟人都会对自己的投入时间精力后的事情转手他人感到惋惜。
但是人越安逸就越容易迷失自己,就像现在的我,可以滔滔不绝的讲上一整夜的可以去旅行的目的地,可以去创业的项目,但是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我还是会畏惧。我还没有准备好,是我自己把自己逼到了路上,但是我希望哪怕我行得缓慢些,也总比一直望而却步的好。
谁会等你。没有人。
越来越累,越来越迷失,所以今天我就像个逃兵一样,逃离卓众现在的事业,只为自私的做个自己。
或许再过两年,我会扼腕叹息,今天放弃还算优越的这一切是个错误。
或许用不了两年,我会庆幸现在的决定。我依旧不希望它能改变什么,只希望能够继续改变自己。
我在走自己的路,虽然,我不知道,哪里是我的归途,但是,我准备好了。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