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山的人

三年前的今天晚上我和弟兄们在喝酒,亮哥一橱子的酒,白酒,啤酒,芝华士。。。

生平第一次喝酒喝到什么都不知道。只记得最后一个场景是和磊哥碰杯,我们对坐在椅子上,用了一年多的口杯碰碎了,然后自己一头倒在地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直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天到底喝了多少酒,那也是直到现在唯一一场痛痛快快的宿醉。也是最后一场可以没心没肺的喝到人事不知。

第二天便被“赶”出了校门。我们毕业了。

时光无言,却总是喜欢和人们开玩笑。

晚上和磊哥打电话,这货在南方的项目结束了,同时也离职了。后天的飞机飞回来。感觉三年里他有两年多的时间是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常驻的开发。今天打听了一下存款,赤裸裸的土豪。当然一份收获一份付出。

上周末阿隆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到这个城市因(gong)公(kuan)出(xiang)差(shou)。感觉他一心打入党国内部的决心一直没有动摇,虽然现在基本上半只脚踏入仕途,却还是不知足的到处去考试。其心可嘉。

楠楠上周发信息说他订婚了,会很快就要领证了。楠楠是唯一一个留在那座城市的人。曾经我以为会是我留下,但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留我。楠楠是个有想法的人,可能只是时间未到吧,所以还需要再等等,不过,他和刘老师的爱情,值得我们学习。

强哥还是在那个让我们眼红的公司待着,等着强嫂研究生毕业,然后回家继续研究生。虽然和强哥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去他那里蹭饭的成本是要坐将近两个小时的车过去,然后第二天要早早起床去继续坐将近两个小时的车回来。所以,除了其他人过来,我们也是很少见面的。

三年里唯一见面次数少得人就是亮哥,让我感觉最辛苦的人也是他。上一年写过一篇博客《无题》记叙了一些事情,今年的5月21号,亮哥在网上发了结婚证,让我们感觉很突然,但是面对生活,面对过去的一些人,或许妥协是最好的成长。

有人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

我们什么都没有,却只有时间给我们开的玩笑,一个又一个。

突然想起北岛的一句话:“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旧梦在与现实的对抗中被击的粉碎。可是我们还有新的梦想,新的追求,都在走新的路。

年龄增长,各种工作,生活,感情,家庭的压力,一点点的被背负到身上,每走一步就像增加一块石头,慢慢的,我们背上的这座满是责任的小山却没有将我们压垮。

即使,越前行,越浅薄。

即使,越长大,越世故。

但最初的自己还没有丢掉,明天依旧充满了希望,并且从来没有停下努力的脚步。

只是庆幸。或许只能庆幸。

三年,一千多页的时间翻过,茫然过,开心过,无助过。欺骗一次又一次上演,帮助也从来没有间断过。人走了来,来了走,多少收获和感动,点点滴滴,滴滴点点。。。。

乱语,祭,三周年。一切未完待续。

 

 

—————————————————————–

真的很在乎

 

走过的时光 就像一本书
每一步路途 都写着感悟
来不及回顾细细阅读
下一章就催促我上路

夜深人静后常常很想哭
所有的往事都呼之欲出
其实我心中好想倾诉
只是我不擅让心事流露

不停的追逐 那光荣与财富 多虚无
却忽略 最贴心的眷顾
不停的付出 赢得了全部
都不如 那拥抱的温度

我像个观众看自己的演出
随剧情追溯消失的感触
灯火阑珊处我已知足
世界在荒芜我还有一棵树

回首来时路 我真的很在乎 这一路
错过的 和收获的幸福
眼泪有多咸 笑容的背后 多苦
好想说 我真的很在乎

只剩一个人 宿醉的孤独 多无助
就仿佛 一场梦要落幕
最爱我的人 你们都身在 何处
好想说 我真的很在乎
好想说 我真的很在乎

 

传送门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