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寺||陈瑞轩

Menu

其实都没有

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我们 像没发生事一样
自顾地 走在路上
忘掉了的人只是泡沫
用双手轻轻一触就破
泛黄 有他泛黄的理由
思念将 越来越薄
你微风中浮现的 从前的面容
已被吹送到天空
我在脚步急促的城市之中
依然一个人生活
我也曾经憧憬过 后来没结果
只能靠一首歌真的在说我
是用那种特别干哑的喉咙
唱着淡淡的哀愁
我也曾经作梦过 后来更寂寞
我们能留下的其实都没有
原谅我用特别沧桑的喉咙
假装我很怀旧
假装我很痛

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到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我们 像没发生事一样
自顾地 走在路上
忘掉了的人只是泡沫
用双手轻轻一触就破
泛黄 有他泛黄的理由
思念将 越来越薄
你微风中浮现的 从前的面容
已被吹送到天空
我在脚步急促的城市之中
依然一个人生活
我也曾经憧憬过 后来没结果
只能靠一首歌真的在说我
是用那种特别干哑的喉咙
唱着淡淡的哀愁
我也曾经作梦过 后来更寂寞
我们能留下的其实都没有
原谅我用特别沧桑的喉咙
假装我很怀旧
假装我很痛
我也曾经憧憬过 后来没结果
只能靠一首歌真的在说我
是用那种特别干哑的喉咙
唱着淡淡的哀愁
我也曾经作梦过 后来更寂寞
我们能留下的其实都没有
原谅我用特别沧桑的喉咙
假装我很怀旧
假装我很痛
其实我真的很怀旧
而且也很痛

 

传送门

— 于 共写了485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